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十章 血珠之威


风月大陆 第十章 血珠之威

时间:2018-06-13 大军已经接近谷城了,可是文冶达的军队一址没有什么动静,夏赫不禁感到有些奇怪。他派人和兵分两路的庆计以及左岛近进行了联繫,知道现在率军抵挡他们前进的就是自己的两个儿子夏风和夏云。   庆计和左岛近是从左右两个方向以钳形之势对谷城进行包围,文冶达手中可以都派到了夏风和夏云的军中,现在夏赫面对的中路已经没有什么真正的敌军了。   只要攻佔谷城,夏风和夏云的抵抗就会变得毫无意义。夏赫的心中非常明白,同时他也不想真正去面对自己的儿子,父子在大军阵前刀剑相见,是多么残酷的一件事情。想来文冶达他们稍微有点头脑的话,也会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但为什么在中路没有布置军队呢?   「难道说文冶达的手中已经完全没有部队可用了吗?」   夏赫的心中暗暗自问,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文冶达也应该把夏风和夏云手中的联队集中起来,这样兵分两路,不是更加使得兵力薄弱了吗?对手也不应该是这样没有兵法常识的人啊?   虽然心中有着这样的疑问和不安,但夏赫还是坚定地按照计划挥军向谷城的中路进发,沿途伙毫无犯地收复了数座城镇,兵锋一直推进到距离谷城不到五里的地方。文冶达似乎是放开了谷城的胸怀,把夏赫的部队迎进来一般,甚至连一兵一文卒也看不到。   现在,左右两路庆计与左岛近的军队和对手的厮杀声都可以隐隐听到了,在谷城会师已经是指日可待。   「也许是因为文冶达知道自己的军队不可能面对我,所以就不敢派兵了吧?」   夏赫对自己暗暗说道。自己的两个不可能真正敢在自己的父亲面前动武器。   「明天,只要一攻下谷城,我就可以向先皇有一个交代了。但是,现在的帝国变成这个样子,我该怎么办呢?」   「前面发现敌人!」探马的报告将夏赫的思绪打断。   夏赫整个人精神一振,敌人终于出现了,他也可以先把纠缠自己多日的烦恼放到一边,专心致至的对付眼前的敌人。   「準备战斗!」   夏赫的命令刚刚下达,位于前阵的郑峰便派人前来稟报,文冶达的前阵居然是数千名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按到这样的报告,夏赫连忙带人赶到前阵。一看之下,他不禁怒气往上冲,文冶达竟然用上这样无耻的招数。   近两千名的平民百姓被文冶的士兵驱赶着向夏赫的军队冲过来,一路上器喊震天,跌跌撞撞,在他们的背后与头顶上,不时有箭矢飞来,真是凄惨无比。   「列阵,让平民百姓通过,杀死后面那些混蛋!」   夏赫一声令下,士兵迅速将密集的阵形转换,在纵队的中间留出一些信道。很快的,平民百姓和夏赫的士兵接触了,在士兵们的喝令下,他们从这些信道中十分顺利地通过,没有给夏赫的军队造成多少麻烦。   平民百姓组成的屏障消失之后,露在夏赫军队面前的是一支不足千人的军队,七百长枪兵列在前面,后面是两百多名的弓箭兵,在弓箭兵围成的一个大圈子的当中,血手天蝎和他的两个门人十分突出的坐在高头大马上。   「真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居然这么简单就破了我的招数。」   血手天蝎端坐在战马上,将眼前的一切尽收眼底,对于夏赫的做法发出了讚歎声,然后狞笑着自语。   「真是可惜,你以后没有机会再来展示你的指挥才华了,夏赫大人。」   血手天蝎用平民百姓来冲击夏赫的阵容,只是为了争取充足的时间来发动尤灵血珠。当然,能够冲乱夏赫的军队自然是更好的事情,即使给夏赫製造一点麻烦也是收穫,没有想到夏赫没有费多少时间便破掉了他的计谋,指挥着部队快速向他们冲过来了。   不过,他身后的两个门人也已经完了发动尤灵血珠的準备工作,现在,总共有四十力具少女的尸体就躺在弓箭手围成的圈子里面。   夏赫的军队就要冲到面前了,冲在最前面的士兵甚至可以看到对方士兵脸上的恐惧和不安。面对夏赫大军如此猛烈的冲锋,原本就士气低落的文冶达军队更加没有斗志,几乎就想转身逃跑了。就在这时,一点血红色的光芒从血手天蝎的手中升起,上升的速度非常快,升到半空中的时候,这一点血红色的光芒已经变成了一轮血红色的太阳,它的亮度甚至超过了天空中的太阳。在它的强光下,夏赫和他的部下都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等到他们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一切已变成了血红的颜色。   这一瞬间,战场上所有的东西都被这血红色的光芒笼罩,不管是文冶达的士兵还是夏赫的士兵,每个人的身上都被血红色染满,他们的武器、他们的衣服、他们的脸,甚至是他们的眼睛,都变成了血红的颜色。天地之间,除了血红的颜色之外,已经找不到另外一种色彩。   下一刻,似乎是无穷无尽的血海从空中那血红色的太阳中流出来,涌向了夏赫的军队,血红色的浪波清晰可见,以一种难以置信的速度向四下扩散,整个天地都被血海淹没,阴风阵阵,无数狰狞可怕的影子在血海中变幻生成。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看不见了!」   「啊,这是什么……」   「这是怎么啦……怎么啦……」   「我的神啊……救救……我……」   夏赫的士兵马上感觉到自己的身上有异变发生了,就像是一颗石头丢到了湖面上一样,一圈一圈的涟漪不断扩大,哀叫声此起彼伏,整个阵容顿时一片大乱。恐惧的浪潮从前阵蔓延到本阵,然后又向后阵扩散。   只有列在后阵末端的士兵没有被血海淹没,但他们也完全失去了行动的力量,傻傻地望着眼前这不该出现在人间的一幕,这一幕将是他们应届生难忘的,将成为他们一生的噩梦。   被血幕笼罩的士兵开始了疯狂的自相残杀,周边飞舞的鬼影让他们完全失去了神志,他们向自己的同伴好友挥出了无情的刀枪。他们好像失去了所有的感觉同,即便是被别人砍得浑身鲜血淋淋,依然是挥舞不休,直到精疲力竭,倒地不起。首当其冲的夏赫虽然一开始便发觉不妙,但已经无法退出了,一个艳丽的裸体女人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向他伸出了尖利无比的手爪。当他本能的挥出长剑砍她时,却发现自己的一剑空蕩蕩的,毫无着力之处。陷入这样的困境,即便是你有一身的武技,也无从发挥。   接着,女人的身体分开了,两条看起来还拆卸滴血的修长大腿从两边绕过来,将他的身子夹住,一瞬间,夏赫骇然发现自己全身的精力在急速地流失。当他和胯下的战马一齐无力的倒下后,很快便成为疯狂士兵刀下的肉块。   处身在血海中心的血手天蝎和他的士兵也是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切,这种景象完全超过了他们的想像。万灵血珠的威力大大出乎了血手天蝎的预计,他的心中不由得一阵狂喜,有了这样的神器在手中,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到。   随着士兵死亡的人数的上升,万灵血珠所发出的颜色变得更加妖艳夺目,血光的波动越发的剧烈、腥味刺鼻,各种如人似兽的血红身影飞腾旋舞,而且这些鬼影的形象越来清晰。血红色的光芒照在身上,给人一种冰冷彻骨的感觉,那样的情景,别说是陷身其中的人,就算是在一边看的人也会发疯,这简直就是修罗地狱。   不知何时,天空中的太阳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蹤,翻翻滚滚的黑云一直压到和血红色光幕连接的地方,不时闪过一道青白色的雷电,撕开层层的云雾,沉闷的霹雳声从天际传过来。   「砰,砰,砰……」   站在弓箭兵前面的长枪兵突然整排的倒下去,口中喷出了大量的鲜血。   「大家守住自己的心神!」   看到自己的部下也发生了轻微的骚动,血手天蝎不由得在叫起来。两个门人在后面急速念动咒语,淡灰色的烟雾从他们两个向上张开的手掌中间散出来,向士兵的头上扩散,骚动和不安稍微有所缓和。   这时候,整个血色光波开始恰旋转起来,厉啸声几乎要刺透众人的耳鼓。在得到了众多士兵的生命精血后,无数的怨灵亡魂便得万灵血珠的力量得到了大幅度的啬,它的血红光波跃动下,甚至让血手天蝎的心神也不由得摇摇欲坠。   「不好。不能再让它这样下去了。」   血手天蝎的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自己手中这一颗万灵血珠的力量并不纯正,在使用上一定会存在很多的缺憾。虽然现在看起来它的威力比预计中还要巨大,但波及的範围似乎已经不是完全的按照自己的意念而动。   万一,这一颗万灵血垢的力量脱离了自己的意念控制,那么自己这一些人也将全部被它吞噬。想到这里,血手天蝎的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冷汗。再回头看到自己的两个门人已经脸色苍白、面容扭曲,双眼几乎要鼓出眼眶,他的心跳顿时如擂鼓。   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悸动和不安,血手天蝎开始奋力收回在半空旋舞跳跃的万灵血珠。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血手天蝎的双手在身前恰结印。   「以鲜血引路,服从我的意念……」   第一次释放自己的力量,半空中的万灵血珠好像是得到了它自己的生命,不想被血手天蝎再度控制,它在血手天蝎所结成的血印之中翻腾起伏,光芒流转。   ……   终于,万灵血珠还是被血手天蝎收服,血红色的光芒有如潮水一般重新回到万灵血珠里面,恢复成一颗珠子的形象的它缓缓落主血手天蝎张开的双手中。当最后一道血红色光芒消失的时候,空中数声炸雷落下,黑云也随之散开。当阳光再度照到地面的时候,沙场上的情景惨不忍睹。夏赫所率的近两万名士兵失云了他们的生命,这些体无完肤的尸体层层叠叠倒在地上,许多士兵甚至连尸体也没有了,只有无数的血团肉块散落在地。   看到这样的场面,别说是夏赫部下仅剩的三百余名士兵面无人色、心寒胆落,就是血手天蝎手下那千余名士兵也是个个感到双腿发软,只有手中握住万灵血珠的血手天蝎在放声大笑。   「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   血手天蝎的狂笑声远远的传开。   万灵血珠的出现,完全改变了谷城的局势,就快要打到谷城城下的左岛近和庆计两人听到夏赫溃兵的报告,当即下令全军撤退,避免和血手天蝎作正面交锋。而文冶达的势力在谷城则乘机站稳了脚跟,并开始向久扩张。   「大人,大事不好啦!」   回到城中的叶天龙还没有来得及踏入自己的府第,匆匆而来的天龙军团参军大人计无咎劈头就是这样一句话,但即便是如此,这话在他的口中依旧是不带任何的表情。   「计无咎先生,你好啊!龙族美少女的招呼永远是那么的朝气勃勃,一副精力充沛的样子。   这时候计无咎才看到叶天龙身后的于凤舞、柳琴儿和龙灵儿她们,脸上的神情不觉一愣,说旋即便向她们点头问好。   计无咎虽然看到了玉珠和叶天龙在城楼上的一番较量,也知道叶天龙去追玉珠的事情,以及玉珠和叶天龙的关係,但他十分聪明地不提这些问题,只是十分自然地也向玉珠问好。   「计无咎先生,你好啊!」   于凤舞微笑着回答,她知道计无咎是怎么样一个人,能够让他这样表现的一定有什么大事发生了,便关心的问道:「出了什么事情吗?」   「夏赫大人死!」   计无咎没有多余的话,只是直接道出了让所有人为之一震的消息。   乍听此言的叶天龙救回玉珠的喜悦顿时被这个消息全部弄飞了。他的心中觉得一沉,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被人暗杀的吗?」   「不是。夏赫大人是兵败阵亡的。」计无咎的眼中闪过一线的异色。   「兵败阵亡?」   叶天龙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喃喃地複述了一次他的参军所说的话,然后急声说道:「这怎么可能呢?文冶达的手中才万余的人马,而且大部分还是夏赫大人的旧部。还有,庆计和左岛近他们怎么会看着夏赫大人兵败阵亡呢?」   面对叶天龙列举的这些理由,计无咎用他那依然冷冰冰的语气说道:「因为对手使用了万灵血珠。当时的变化太快了,庆计和左岛近两位大人根本没有办法前去支援,而且他们即便是去了,也不会有任何的作用。」   「是全军覆没了吗?」   龙灵儿好看的眉头皱得紧紧的,她听说过万灵血珠的可怕之处,族中的长老曾经无意中谈及这件不说的神器。于凤舞的明眸中闪过了无比震惊的神色,她知道炼製万灵血珠需要牺牲大量的生命,文冶达居然炼製了这样的神器,实在是天地不容。   「没有,但也差不多。」计无咎望着叶天龙:「只有少数的士兵逃了回来,我已经让庆计把其中的几个送过来了。」   叶天龙和于凤舞相视了一眼,然后对计无咎说道:「好,立刻带他们过来。我们马上召开一次会议。」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迷踪奸影 第六章 羞辱